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识“珍”十八年
作者:郭耕  文章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11-10 10:09:57  文章录入:ahaoxie  责任编辑:ahaoxie

    转眼间,我与世界著名女科学家、卓越的灵长类学家珍·古道尔已经认识了18个年头。回看以往我们合影的照片,有朋友说:“看人家,多年来就没有变化,瞧瞧你!”我一看还真是,我咋变化这么大,老啦!可转念一想,这话不对!人家珍博士是从60多岁的老太太到80多岁的老太太,我是从30多岁的小伙子到50多岁的半大老头,可不是显得变化大嘛!岁月是把杀猪刀,18年,越年少,人的变化就越明显啊…… ——郭耕

    以下为郭耕与珍博士历年来的部分合影。

    像在之前许多年的深秋一样,今年,珍·古道尔博士再次来到我们身边。此时是她在世界各地巡讲、来到中国的时刻。

    11月6日,珍·古道尔来到北京市景山学校远洋分校。虽然学校远在京城西部的石景山,但照例座无虚席,济济一堂,隆重而热烈。的确,无论在哪儿,珍·古道尔所到之处都如同过节一般。

    于我而言,今年,根与芽北京办公室工作人员贴心地把我作为珍博士的嘉宾“粉丝团”成员之一,给我们安排了跟珍博士单独会谈与合影的环节,真是莫大的荣幸。而与多数人不同的是,我与珍博士每次见面,都会施行一下西式的拥抱礼,可惜没什么人给我们抓拍个好照片。今年,幸亏带夫人来了,擅长摄影的她,及时拍下了我和珍博士相互拥抱的难得瞬间。

    真是令人惊异,掐指一算,自1998年在北京麋鹿苑认识珍博士,我们已经相识18个年头了!可以说这些年,我从事业到生活,都不乏受她影响的地方,而且受益匪浅。

    我们的相识,缘于黑猩猩。但不同的是,当年,她是在野外研究保护黑猩猩,我只是饲养笼中的黑猩猩。在她面前,我是“小巫见大巫”。不少听过我讲座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常常在科普活动时,戴着黑猩猩的面具,讲述人与动物关系的故事,这其实是受到珍博士的启发:她每次演讲,总要以黑猩猩的叫声开场。我们都是自然教育者,为了共同的绿色未来,她全球各国,我全国各地,奔走呼唤。

    为了自然保护,80多岁高龄之人,一年到头如同“空中飞人”,满世界巡讲。在讲座中,她抑扬顿挫、娓娓道来,为黑猩猩等野生动物代言。她的这种“精、气、神”,从智力到体力,作为如此年龄的老人,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1998年,我刚从北京濒危动物中心调到麋鹿苑工作。那年秋末,珍博士来到中国,在当时国家环保总局宣教中心贾峰副主任带领下,到了麋鹿。因我之前也与黑猩猩相伴,现在又做环境教育,类似的经历,让珍博士给了我很多保护思想与科普技巧方面的指导。

    记得那时麋鹿苑的科普设施几乎空白,如何制作和开展立意深远的自然教育,让初来乍到的我几乎无从下手。珍博士耐心地教我,最典型的就是辅导我做一个箱子,门上写“这里有一种最可怕的动物”,打开一看,里面却是照见自己的镜子——我心领神会。当晚,我将做好的小样带到她演讲的环保宣教中心,得到了她的赞赏。

11月6日,郭耕再次见到了相识18年的珍博士

    过了两年,她又来北京演讲。那天,大礼堂满满当当全是人。我来晚了,只好站在礼堂的最后。然而,站在台上的珍博士竟然看到了我,并招呼我上前面就座。当时,我十分惊异于她的记忆,但转念一想,她对丛林中不同的黑猩猩个体都如数家珍,个个有名有姓,何况人乎?此后我才确信,作为一个伟大的女科学家,不仅是我认识她,她也认识我。这才能叫作相识啊!之后,她每有新书出版,总是记得签上名赠我,真是令人百感交集。

    这些年,每年她来中国,我都作为追随者,去聆听她的演讲。我发现,她也在不断完善和调整自己。她常说的那句格言:“唯有理解,才能关心;唯有关心,才能帮助;唯有帮助,它们才能得到拯救(They will be saved)。”后来被改成:“唯有帮助,我们才能都被拯救(Shall all be saved)。”

    珍博士的签名是:JANE GOODALL。这让我又想起一个插曲。一次,珍博士给一群京郊的小学生演讲后签名,她给一个男孩一挥而就地签完名,那个男孩竟不解地问:“您干吗给我写个600呀?”原来,孩子看不懂英文,把GOODALL的前几个字母看成是数字600了。当我把孩子的误解翻译给珍博士时,她也忍俊不禁,抚了抚那孩子的头,而那份爱怜的目光,仿佛是在看待一只顽皮的小黑猩猩。

    珍博士始终以其博爱的情怀,待人待事待万物。她有很多至理名言,我尤其偏爱她说的这句话:“就像黑人不是为了白人、男人不是为了女人而存在一样,每种动物也不仅仅是为了人类而生存。每种生命并无高低贵贱之分,都同样完美、卓尔不凡、各具魅力,都是这个星球上独具内在价值和天赋的、具有平等生存权利的创造物……”

    尽管珍博士说话的语气,从来都是和风细雨,但其魄力却令人叹服。所以,成龙作为一名实力派演员、一个大牌影星,竟曾对珍博士说出这样的话:“只要你说,我就去做。”

    我也是这样。珍博士是一位素食者,她关于素食的思想,常常被我在科普演讲中引用:“对我来说,餐盘里的肉象征着恐惧、痛苦与死亡。一个偏重肉食的社会必然会对环境以及动物带来负面影响;而一种浪费无度的消费观念,则让资源短缺且已千疮百孔的地球形同雪上加霜。人类与食物之间的关系如此微妙,吃的本身就决定了这个世界。所以,请慎选你的食物。”10多年过去了,我受珍博士的影响,也成为一位素食者。从当初的不解,到现在的坚定,素食,让我实现了追随珍博士从说到做的全过程。

    这就是珍博士,以其润物细无声的保护“正能量”,影响着这个世界,也影响着我和我们一代人的事业与生活方式。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