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中国是世界上为解决水问题付出最重要努力的国家之一”
作者:刘静  文章来源:中工网  点击数1936  更新时间:2010/7/20 8:40:10  文章录入:ahaoxie  责任编辑:ahaoxie

    日前,世界水理事会主席洛克·福勋来到中国,参加了在上海世博中心举行的世界水理事会荣誉日官方仪式。他表示,作为一个新生的国际组织,世界水理事会希望借上海世博会展示“水”的主题,研究出台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措施,引起各国政要和民众对未来水资源问题的关注。

    洛克·福勋说:“对人类而言,水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灾难,中国在水治理方面经验丰富,世界水理事会将与中国一起寻找保护水资源的措施、利用水资源的方法。”

    世界水理事会馆位于国际组织联合馆内,主题为“生命之水,发展之水”。展馆围绕“水资源如何能创造更美好城市、更美好生活”,将“河流”汇聚成“海洋”,并串成一条线索,展示了一系列成功的、有创意的城市水资源利用案例。

    洛克·福勋在北京期间,记者在职工之家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福勋先生,近年来国际水理事会和中国合作非常紧密,您也刚刚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见面,您能否为我们详细介绍一下双方合作的内容,以及未来的合作重点?

    福勋:世界水理事会是一个国际型的组织,他有来自世界上100个多国家的400多个成员组织,其中大约70个是类似中国这样的政府成员。我们大约1年前开始决定同中国合作,并于去年7月同中国水利部部长陈雷签署了协议。这份协议明确无误地宣告中国正式进入了世界水理事会。中国的相关成员组织也于当年加入了世界水理事会。

    2009年10月,世界水理事会的最高决策机构董事会进行了竞选,3名来自中国的代表进入了有36名成员的董事会,所以今天中国已经是世界水理事会中主要的成员之一,这对我们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同时也是最伟大的国家之一,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0%,所以中国进入理事会是至关重要的。

    在双方的合作中,中国可以在很多重要问题上给世界水理事会提供经验,比如干旱、移民、城市发展,理事会则提供专家以及遍布全球的网络。同时,水理事会的主要目标就是让水资源问题在当今世界诸多重要问题中能处于优先地位,而中国能够让水理事会的声音在世界上愈加响亮。

    记者:福勋先生,您能否评价一下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在应对水资源挑战方面所做的努力?还有多少问题需要我们面对和解决?

    福勋:我必须说,许多事情都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比如中国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在重视水资源方面所做出的巨大努力。我知道中国在干旱等方面遭受了重大困难,在同回良玉副总理会见的过程中我也指出,如果需要,水理事会愿意尽一切可能提供帮助。

    回到问题,我知道在中国解决水的问题非常困难,因为中国有快速增长的人口和经济,要为发展提供水和公共卫生,而中国有如此之多的城市和地区。所以显而易见,对于这样一个大国,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找到最终解决的方案。

    我可以明确无误地说,中国是世界上为解决水及公共卫生问题付出了最重要努力的国家之一,我确信未来几年这些努力将让中国的民众都能够得到必要的水和公共卫生服务。

    记者:对世界水理事会而言,这是第一次在世博会上展示水理事会展馆,参展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呢?

    福勋:我们非常感谢中国为世界水理事会在上海世博会上亮相提供了重要帮助,上海世博会是世博会历史上最重要的展会之一,中国力图把它办成最大的展会,预期有8~9千万人会来到现场参观,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上向所有人展示,包括中国民众和境外人士。当今世界在水资源方面正面临重大挑战,我们非常高兴中国政府在这一点上给我们以帮助。

    记者:您有一个观点,就是水价不但应该由市场决定,同时也应该由民生决定。鉴于当下水资源日渐稀少,我们该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呢?哪些国家和地区在这方面做得较好?

    福勋:关于水价,你是对的,这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因为你需要资金对水资源进行管理,与此同时,你又必须把水提供给所有人,这样水就不能太贵,所以困难之处就在于你必须在寻求资金和降低水价方面找到好的平衡。我想清楚地表明,水价应该由公权力而非市场来决定,在全世界多数地方,水价都是由地方政府决定的,因为这是政治决策,而非经济决策。不能让私人公司或私人部门来决定水价,

    记者:今天,水资源问题正变得和气候问题联系越来越紧密,比如中国南方正在遭受水灾,而中国西南地区此前还遭受了旱灾,我们该如何解决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

    福勋:关于与水有关的重大灾难,的确如你所言,有些时候水太多了,而某些地方水又极度缺乏,非常复杂。对此,我认为对中国而言有两个解决办法,一个是利用更好的技术——所有与能提供更多水有关的新技术,为城市、为农业,提供更多的水;第二点就是节约用水,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如此。你、我、我们大家,很多时候我们浪费了太多的水。我们需要制定政策规划水的需求,以在未来节约更多的水。

    这两者相辅相成,如果中国能够坚持这样的政策,增加供给,降低需求,我们将为未来20年或50年的发展找到一条解决之路。(记者 刘静)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