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鱼塘上修复的“湿地海绵”

作者:马青春    文章来源:新京报    点击数:1408    更新时间:2011/6/30
上庄水库目前是翠湖湿地公园的主要补水来源。
上庄水库目前是翠湖湿地公园的主要补水来源。
翠湖湿地生态的修复,使这里成为诸多鸟类的栖息地和中转站,目前观测到的有156种,其中不乏苍鹭、白鹭等珍稀物种。图为从澳洲引进的黑天鹅。
翠湖湿地生态的修复,使这里成为诸多鸟类的栖息地和中转站,目前观测到的有156种,其中不乏苍鹭、白鹭等珍稀物种。图为从澳洲引进的黑天鹅。

翠湖湿地内展翅欲飞的白鹭。
翠湖湿地内展翅欲飞的白鹭。
翠湖湿地内等待捉鱼的苍鹭。
翠湖湿地内等待捉鱼的苍鹭。


  上庄水库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水库边可以自由地烧烤、钓鱼。如果不是水库西北岸竖立的一块“翠湖湿地”的牌子,很难想到在岔道深处还藏着一个湿地公园。一进入湿地,耳边就传来了布谷鸟的鸣叫,湖面上荷花初绽,片刻间有一种柳暗花明的环境转换。翠湖湿地公园管理处主任李晓光说:“公园还不为人所知,主要因为目前还处于封闭保育期,暂未对外开放。”

  鸟类迁徙的“中转站”

  公园内活跃的鸟类最引人注目。在有湖面的地方,黑天鹅、苍鹭、鸿雁、灰雁等水禽随处可见。据介绍,翠湖湿地的生态效益,最明显表现在提供鸟类的栖息地上。因为人类活动少,再加上近几年逐渐恢复的植被,吸引来的鸟类越来越多,目前观测到的已有156种。李晓光介绍,翠湖湿地的定位是提供鸟类迁徙的“中转站”,“类似于高速公路上的休息站,每年春秋季节一些候鸟经过时,做5-10天的停留,获取食物,补充体力,然后向北或者向南”。

  随着翠湖湿地的生态环境逐渐好转,再加上这里“有吃有喝”,便有一些鸟类赖着不走,成为了“留鸟”。其中苍鹭最为常见,在芦苇荡间一动不动,一立就是好几个小时,非得逮着鱼才会罢休。而那些鸿雁、灰雁,许多是因为育雏耽搁下了。工作人员说,到二期工程时公园里专门会建一些观鸟屋、观鸟塔,把人藏起来,更近距离地了解鸟的生活习性。

  黑天鹅属于这里的“外来客”,它本来生活在南半球。公园为了增加湿地鸟类的景观效果,专门引进了一批。现在通过自然繁殖,黑天鹅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了100只左右,成了园区内一种重要的留鸟。黑天鹅在芦苇丛中做的直径1米5的大窝,以及苍鹭在大树上的群居生活,同样是翠湖湿地的一道景观。首师大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李晓京在这里开展鸟类监测研究,他去年曾发现了迁徙的大鸨和黑鹳。“据我了解,这两种鸟不仅在北京,在全世界也各自只剩几千只的种群,而且这两年下降很快。从这类非常珍稀的种群出现在翠湖湿地,可以说明这里的生态修复效果明显。”

  人为接通被打断的生态链

  李晓光说,作为一个人工修复的湿地,翠湖的主要任务在于,用人为方式把被打断的生态链接上,“人为干预是手段,达到天然湿地的效应是目的”。为了给鸟类补充食物,工作人员会定期向湖里撒一些鱼苗,要是赶上迁徙季,湖区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还要直接投鱼。当鱼群过量繁殖,超过食物需求时,工作人员还要捞鱼。二期完成后,怎么把鸟类吸引过去便成了一个难题,最行之有效的就是在各自适宜的通道中,用食物把它们“诱引”过去。

  即便是园内的芦苇荡、荷花池,也都是人为干预的结果。芦苇和荷花适宜生长的水深并不相同。于是在“适地适物”(在合适的环境种植适合的植物)的原则下,滩涂性质的芦苇地,水位较深的荷花池便人为开辟了出来。

  如果按照常规游览公园的思路,难免会对湿地里的一些措施产生误解。比如荷花丛外围的塑料栅栏,为的不是防止荷叶倾倒,而是防止大鱼前去偷食花苞。而在春天,护栏又可以防止野鸭子去啃荷叶的嫩芽。湖中喷着低矮水柱的设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用来造景的喷泉,工作人员却说:“夏天水中容易缺氧,它们是为众多水生动物增氧用的。”

  湿地知识体验性扫盲

  为了展示湿地水净化的功能,园内在入水口处专门设了一段“人工湿地污水处理系统”,这是中国林科院开展的科研展示项目。河道根据栽植的植被不同,依次分割为浮水、挺水、沉水三个植被区,以及砾石溪和生态景观塘几段。水从入水口进来,依次经过净化和过渡,水质大为改善。李晓光称:“水的净化过程在天然湿地里是综合的,不可能分割开来,我们人为分区,为的是更清楚地向人们展示湿地净化水的过程。包括感受生物多样性在内,这都是城市湿地公园应有的景观效应。”按照公园的二期规划,将来还会建成湿地科普展览馆,先进行“湿地”知识扫盲,然后再到室外实地感受湿地。

  在满足人们游览要求的同时,为保证湿地的生态修复效果,公园划分为湿地展示、过渡缓冲和封闭保育三个大的区域。过渡缓冲区有人流量的限制,有规定的线路和交通工具。最有代表性的是乘坐游船在湖区划定的芦苇丛和荷花线路中行进。刚一上船,公园管理处的张强就开始忙着往身上抹花露水。蚊虫多成了接下来游船体验的一部分。张强说:“蚊虫对人来说是个威胁,但也是湿地生态链上不可少的其中一环。水里的青蛙、蟾蜍最乐见的就是它们的身影。”封闭保育期相当于自然保护区,除了个别科研项目,禁止人们进入,为的是给各种珍稀的鸟类和其他野生动物提供安静、适于繁衍的栖息地。

  “湿地海绵”不是“污水处理厂”

  湿地公园虽然有景观功能,但并不会见到锦鲤、红鲫鱼这类色彩鲜艳、最适于观赏的鱼类,因为失去了保护色的它们,无法在天然的生态环境中得以生存。李晓光说:“湿地公园既不会有锦鲤,也不会有烧烤、钓鱼这类项目,毕竟它不是"水上乐园"。”

  目前翠湖湿地公园主要利用上庄水库来补水。因为对流入水库的中水和生活污水有一定处理能力,园内整体水质好于水库水质。北京水资源的匮乏,让更多人特别看重湿地的水净化功能。但湿地研究专家朱建宁表示:“湿地公园并不是"污水处理厂",其水净化的展示也是附带的。如果上庄水库的水质长期恶化,一旦超过公园的水处理承载力,翠湖这块"湿地海绵"也会失效,甚至反过来破坏了湿地公园来之不易的生态成果。”

  朱建宁说,上庄水库目前无外在水源补给,正在成为“死水”,而中水和生活污水的持续排入,都会对水库的水质保持和湿地公园的生态效应带来威胁。“如果水库的水质保持在一定的可控范围内,湿地公园就可以把它的景观功能主要放在展示湿地的特色上,让人们感受这里的生态环境及生物多样性。”

  “目前湿地面积小,制约着公园生态效应的发挥。”这也是公园管理处主任李晓光的一大感慨。

  争议

  在保护与开发间寻找平衡

  ●朱建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技委员会委员、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

  前些年对翠湖湿地有过争议。因为这个湿地主要是由稻田开挖而来,前提是当时北京出于化肥污染水源的考虑,禁止再种稻田。不过也有人认为,稻田既能保护生态,又有田园风光,不也很好吗?问题在于农户耕种稻田时很零散,难于管理,水污染的威胁较严重。一旦成为湿地,有了统一的管理机构,水质就更能得到保证。

  争议的根本在于如何开发上。对于北京市和海淀区来说,肯定希望湿地能最有效地保护,但在征地和开发建设上面临资金缺乏的问题;对于当地的村镇来说,可能更看重的是翠湖湿地和上庄水库所能带来的效益,一些别墅和开发项目尽可能地想离水边越近越好。于是这两方面构成一对矛盾,解决办法在于平衡好保护和利用之间的关系。周边环境对湿地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现在对周边环境的资源调查做得还不够,比如对湿地及上庄水库来说,各地区的地下水位及对人类活动的敏感情况,都应该搞清楚,这样才能得当地规划,哪些地区该重点保护,哪些地区可以适度开发。

  翠湖作为一个湿地公园,将来在满足人们的游览需要时,一定要与普通公园区分开来。如果说一般公园注重的是人的游憩和活动,那么湿地公园应在湿地风貌上做文章,让人们通过水质、土壤、生物多样性的参观游览,了解湿地的典型特征,从而强化环保意识。

  特色

  北京城区可近距离感受生态修复效应

  ●李晓京,首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

  “海淀”从名字上来说,就有海子、水洼的意思,历史上有许多小湖泊,但现在大多已经消失。翠湖在这种大的环境变化下,还能保留这样规模的湿地,是相当不错的事情,虽然在恢复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相对于北京别的湿地而言,它有两点特别之处。一是人为干扰比较少。目前生态效益最明显的是在候鸟迁徙的栖息地方面,曾经监测到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黑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约有10种。这与目前处于闭园保育的特殊时期有关,预计正式开园后随着游人增多,人为威胁就会增加。

  二是离城区近,在发挥城市湿地景观上的优势更为突出。北京的湿地自然保护区都在边远山区,它们的生态效应对城区来说有一定影响,但很有限。而翠湖作为北京市区的一块湿地,市民可以方便前往,能够近距离地感受它的生态修复效应,比如在涵养水源、净化空气方面的种种好处。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的教育意义和社会意义,是北京的其他湿地所不能及的。

  疑问

  湿地能否把自然村落包括在内?

  ●杨长金,65岁,上庄镇河北村村民

  由于翠湖湿地公园进一步拓展的原因,我们村面临拆迁。虽然没有办法,但对村里人来说是件非常惋惜的事情。上庄水库我们是很有感情的,现在我还经常去边上溜达。对于北京来说,像这样离城区既近环境又不错的地方太少了。城里人一到周末,都喜欢拖家带口到这里来,烧烤或是钓鱼,都非常惬意。

  不过人多了,加上管理比较松散,还有不少乱扔垃圾的现象,水库的水质跟原来相比下降了很多。这跟干旱也有一定关系,以前只要一下大雨,把上面的大闸一提,冲刷一遍,水就干净多了。现在下大雨的机会不多,净化水质只能靠水污处理站往河里投净水药剂了,效果很有限。

  这里与下游污染重的河段相比,水质还是不错的,湖边钓鱼的人经常钓到两斤左右的鲤鱼和花鲢。现在的湿地公园我没去过,听说环境比上庄水库还要好,以后这附近环境肯定会更好,可惜我们享受不了了。搞湿地是为了自然,这是好事情。如果能把自然村落包括在内,不知道会不会更有实际效应?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马青春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李飞


分享到:

文章录入:ahaoxie    责任编辑:ahaoxie 

精彩图片
文章评论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请您注意: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
 ·请注意语言文明,尊重网络道德,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环境生态网文章跟帖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环境生态网发表的言论,环境生态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发表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文章跟帖管理员反映。

绿色进行时
推荐文章
植物生长调节剂强化籽粒苋修复镉…
Exogenous plant growth regulators improved phytoextract…
绿色生活
驴行天下
考试频道点击排行
  • 没有考试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