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气候变化 暑期社会实践 节能减排 生态文明 环保 生态文明 低碳经济 生态环境 健康 空气质量 能源 新能源 
您现在的位置: 环境生态网 >> 低碳 >> 低碳经济 >> 正文

“争取2013年上半年实行碳排放交易”

发布日期:2012-3-13 4:08:57 作者:李梅影 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在“五省八市”获批低碳国家试点一年半后,作为首个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方案,即《广东省低碳试点工作实施方案》于今年年初亮相。

   该实施方案制定了两个即2015年与2020年节能减碳目标和八大重点行动等。

   广东的节能减碳压力不可谓不小。因为,按日前节能减碳指标分解来看,广东得到的指标均高于平均水平。国家明确分解给广东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任务是:“十二五”碳强度要下降19.5%,为全国各省(区、市)中最高;另外,国家下达给广东“十二五”的节能减排任务为,到2015年单位GDP能耗在2010年基础上下降18%,高出全国平均16%的目标。

   “总体看,实现这个目标有很大的压力和难度,但是广东这几年通过转型升级以及结构调整工作,是可以努力实现的。”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鲁修禄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事实上,这样的碳强度以及单位GDP能耗下降目标,正是需要广东通过开展低碳试点与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以政府推动和市场运作相结合的方式来帮助实现。而完成目标只是一个阶段性任务,更深层次的含义是,广东意图通过低碳发展突破瓶颈。

   首先是能源资源的制约。广东是能源消耗大省,也是资源紧缺的省份,大部分能源需要从外地调入。一直以来,广东作为全国经济大省、人口大省,资源环境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在这样的条件下,低碳发展成为广东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抓手。

   本报记者获悉,作为低碳试点省与碳排放交易试点省的广东,为实现“十二五”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即碳强度)下降的目标,该省将争取2013年上半年开始实行碳排放交易。

   “现有行政手段和措施仍不可减弱,但要更多地应用市场机制。碳排放交易机制不仅是促进完成约束性指标的机制,也是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的机制,甚至也是促进地区经济协调发展的机制。”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鲁修禄3月3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碳强度下降19.5%可实现

   《21世纪》:广东“十二五”碳强度要下降19.5%,为全国各省中最高,完成是否有压力?

   鲁修禄:碳强度下降19.5%是一个相对数的下降,所以既要做好分子的工作,也要做好分母的工作。广东“十一五”末总碳排放为5.1亿吨,在GDP保持一定增长的情况下,到“十二五”末总碳排放可以达到6.6亿吨,这意味着有1.5亿吨的增量。

   我们认为,结构减排仍然是“十二五”期间重要的减排措施,广东2011年的产业结构比例是5:49.8:45.2, “十二五”的目标是服务业占48%以上。由于服务业的碳排放强度低于工业,服务业份额提高意味着万元GDP碳排放水平会下降。

   结构减排的内容还包括,工业内部以及服务业内部的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交通和建筑节能减排,以及增加森林碳汇等。

   除结构减排外,还有技术创新,无论是工业还是服务业,无论是重化工业还是轻工业,都可以通过技术进步,使碳排放会大大下降。

   《21世纪》: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抓紧制定出台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方案。广东是否已经确定 “十二五”期间的能源消费总量?

   鲁修禄:根据新上的项目和新投产的项目,我们已分析了“十二五”期间广东的能源需求,包括生产领域或是建设领域的需求,以及生活领域的需求,估算出“十二五”期间,广东的能源消费增量大概是8000万吨标煤。

   也就是说,在2010年2.7亿吨标煤的基础上,2015年广东能源消费总量将控制在3.5亿吨标煤左右。

   实际上,3.5亿吨标煤这个数字与国家分配给广东的碳强度下降19.5%,以及单位GDP能耗下降18%的指标,是相对应的。广东将积极协调节能、减碳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工作。

   《21世纪》:您之前说过,广东将加大对水泥、钢铁等高耗能、高碳排放产业的技术改造力度,进一步淘汰落后的高碳排放产业,加强新上项目的节能评估审查控制准入,请问节能评估审查有没有硬性的指标?

   鲁修禄:现在还没有指标,我们也在研究一些措施。强化节能评估,会让大家担心是否影响“十二五”期间石化、钢铁、火电项目上马,我可以明确的说,我们的指标对于确保这些项目的上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21世纪》:据了解,目前广东正在进行“十二五”碳强度下降指标的分解工作。具体将如何分解?

   鲁修禄:将根据各市实际情况,把广东19.5%的“十二五”碳强度下降指标分解到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

   节能指标的分解目前已有一套方法,国家给各个省的分解就是以那套方法为基础。至于广东自身的分解方法,则在那套方法的基础上,考虑了更多的因素,对于21个市进行总体综合考虑:第一是产业结构比重,对于三产比重低的城市,可能将施加更大的压力,逼这些城市重视和加快调整产业结构;第二是GDP增长速度,比如说粤东、西、北这些GDP增长速度高一些、GDP总量小一些的地区,对其施加的压力可能小一些;第三,主体功能区的理念要在指标当中体现。

   综合考虑后,初步形成包括六个指标的分解方案,现在正在征求意见,还没有上报广东省政府。

   《21世纪》:我们注意到,广东要开展低碳产品认证制度,类似于国外的“碳标签”,会强制实行吗?

   鲁修禄:现在国家组织制定低碳认证的实施方案,广东也是一个试点的地方,选取几个产品来进行认证,但现在方案还没做出来。

   《21世纪》:广东“十二五”期间大力发展的清洁能源包括哪些?

   鲁修禄:主要是核电、风电和太阳能。广东本来就是核电大省,“十二五”期间会继续大力发展核电,目前核电装机容量为550万千瓦,在建容量1000万千瓦;仅次于核电的是风电,现在海上风电我们做了规划,大概可以发展1000万千瓦的空间,“十二五”期间,风电的发展会很好;再次就是太阳能。

   碳排放交易难点是确立配额

   《21世纪》:广东同时也是碳排放交易试点省,目前碳排放交易试点的工作进展如何?

   鲁修禄:低碳里面最重要的措施,就是在现有行政手段和措施基础上,要更多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我们正在研究碳排放配额的确权,以及碳排放交易机制。重点、难点问题不是交易,而是碳排放配额如何确立,以及市场机制怎样在现有的体制下切入,如何与现有一整套行政化的、或者财政化的手段结合起来。

   《21世纪》:关于碳排放配额,会针对哪些行业来分配配额?

   鲁修禄:这里有几个考虑:第一,生产类和生活类,从我们分析来看,可能先考虑生产类,再考虑生活类;第二,生产类里面的重点行业,所谓重点行业就是耗能比较多、排放比较多的门类,先考虑重点门类再考虑其他的门类;第三,存量和增量,是所有的存量和增量一起考虑,还是先考虑增量、然后逐步的推进存量;第四,全新的配额安排,申请制或是确认制。

   现在存在两个误区,第一个误区是,有的地方把碳排放交易看成就是交易,各地都想建交易所,认为这是金融的一个大产业,实际上,现阶段的碳排放交易还只是为了我们的产业结构调整、约束性指标的完成,只是一个市场机制的平台,还不能成为一种金融手段。

   第二个误区是,认为碳排放交易是促进节能减排,降低排放的全部。事实上,碳排放交易只是一个补充、或者是一个增量,所以我们仍然要继续依靠行政的、法律的、技术的各种手段来推进我们的工作。碳排放交易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市场机制来节约成本,未来它是否能发挥主导作用,要看我们对该机制的设计和对该机制的推进力度。

   《21世纪》:刚才您说到先考虑生产类的行业,现在有没有哪些生产类行业已确定要分配配额?

   鲁修禄:现在还不确定,还没有成熟的方案。

   《21世纪》:政府在分配碳排放配额时,是有偿还是无偿的?

   鲁修禄:这是方案需要考虑的,还在设计当中,目前只有初步方案。

   争取2013年上半年实行碳排放交易

   《21世纪》:现在广东的碳排放交易试点方案已完成了吗?

   鲁修禄:还没有,这个试点方案要把刚才我们说的这些问题要处理好。而且,碳排放交易设计起码要通过一年多的基础工作、要实操,这不是写一篇论文或一篇学术报告。

   《21世纪》:广东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实行碳排放交易?

   鲁修禄:明年争取上半年开始实行。

   预计的步骤是,今年开展自愿减排的交易,通过自愿减排交易把这套体系运行起来,研究提出配额的机制、解决方案;明年开始试行方案,并且明年要提出省际之间的一套碳排放交易机制和方案;后年是完善配额的机制,开展省际之间的方案。这是大致想法,但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先自愿减排,然后开始配额交易,再研究省际之间的交易,直至形成跨省之间的能够正常运行的碳排放交易机制,应该说这个过程还是有相当的难度。

   《21世纪》:关于跨省的碳排放交易,我注意到有媒体报道,湖北和广东有意开展碳排放跨省交易,这是否属实?

   鲁修禄:不光是湖北,只要两个省之间能够共同研究,就可以形成对接,我理解的省际之间的碳排放交易,并不是局限在广东、湖北这两个省。

   因为大家对低碳的理解、研究的深度、方法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现在国家同意广东和湖北来率先探索研究,我相信这两个省研究出来的机制,并不只适合我们两个省之间,实际上是适合全国省际之间的。

   《21世纪》:按我的理解,我猜想湖北更多的想把碳指标卖给广东,面对大家都想卖碳指标您怎样看?

   鲁修禄:这个问题,借用国际清洁发展机制的概念,就是一种可替代性,因为有了可替代性,对全社会来说就是一种节约。同样实现减排的任务,哪个更经济、哪个花的成本更少就用哪个,这就是市场流动。如果我们简单使用过去的行政分配方法,可能是不惜代价的,或者是高成本的,甚至是不可实现的。而碳排放交易不管是谁买谁卖,都是在这个机制、这个框架之下所做的交易

   《21世纪》:碳价如何确定?

   鲁修禄:碳价是由市场形成的,交易起价格发现作用,交易过程是公开公平的。

   《21世纪》:关于节能减排的手段,除了碳排放交易以外,碳税也是被广为讨论的手段,广东会开征碳税吗?

   鲁修禄:对于开征碳税,我个人并不赞成,因为增税就是一个行政的行为,我认为碳排放交易这样的市场机制是最应该做的,千万不能再征税。因为我们现在的行政手段已够多的了。

将本文章收藏至Google书签 Live Bookmark 百度搜藏 分享到新浪微博 QQ书签 收藏到豆瓣 添加到MySpace Yahoo书签 腾讯微博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