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气候变化 暑期社会实践 节能减排 生态文明 环保 生态文明 低碳经济 生态环境 健康 空气质量 能源 新能源 
您现在的位置: 环境生态网 >> 低碳 >> 低碳经济 >> 正文

澳大利亚碳税成政治筹码 国内减排前途未卜

发布日期:2013-10-1 17:49:44 作者:张晴 吕泓… 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托尼·阿博特戴着象征自由党的蓝色领带站在演讲台后,台下是他欣喜若狂的支持者们,这位新当选的澳大利亚总理正意气风发地进行着他的胜利演讲。

   “三年之内,碳税将会消失,”阿博特语气坚定,长达五秒的欢呼声打断了他的句子,“这项政策将被停止。”

   9月7日,阿博特带领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联盟党)在大选中战胜陆克文所领导的工党,使他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澳大利亚第29任总理。9月18日,阿博特宣誓就职。他同时表示,一完成仪式回到国会大厦,就将领导内阁着手废除碳税的工作。9月19日,新政府宣布解散气候变化委员会,作为简化官僚构架的一部分。

   近几年在澳大利亚国内,碳政策已对其政治格局产生了重要影响。此次选举中,阿博特的胜利与两党在减排措施上的政策差异密不可分。

   自陆克文于2007年在上任第一天力排众议签署《京都议定书》起,工党便展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姿态,但前领袖吉拉德于2012年正式开始的严格碳税政策使澳大利亚举国上下都被牵动,反对声浪强劲,支持率下滑。这一切带来的局势动荡又使得工党不得不在此次大选前临阵换帅,结果大大拉低了选民信心,最终惨败下台。

   但对阿博特而言,碳税也是一块烫手山芋。虽然他在竞选宣言中明确指出,将从上任第一天就开始废除碳税,但是这一过程将受到工党和绿党的全力阻挠,还有来自环保领域的重重阻力。

   澳大利亚这个能源大国的减排前景,最终成为政治博弈的牺牲品。

   澳废除碳税计划的可能性多大?

   “我们会马上启动法律程序来废弃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碳税,并由此减轻快速升高的电费、油费给所有澳大利亚人带来的生存压力,”阿博特在他的竞选计划中写到。废除碳税将成为他上任后提交的第一份提案。

   其竞选官方网站的竞选提纲显示,阿博特极力反对碳税的原因是降低家庭生存压力、保护小企业和重建人们对经济的信心。

   这份竞选提纲提出,取消碳税将使澳大利亚在2050年获得累计1万亿的额外产出,相当于整个国家一年的经济活动所得。同时,还能保障更多的工作岗位、促进出口并使得澳大利亚本土产业具有竞争力和生产力。

   “没有任何一个能源大国在实施这样一个大范围的碳税,”提纲写道,“这个实际上最大的碳税伤害了澳大利亚的经济、无谓地提高了物价、增高了家庭生活费、打击了小企业并使得整个澳大利亚的商业竞争力都降低了。”

   这样的判断有其道理,吉拉德的碳税计划对排放企业来说的确不是一个轻负担。

   在这个碳税计划的第一阶段,政府将对企业征收固碳价。2012 年7月至 2013年6月为每吨23澳元、下一年度增至 24.15 澳元、再下一年度为 25.40 澳元。而欧盟市场此时的碳价为5.6欧元左右(约8.1澳元)。

   资源类产品是澳大利亚经济重要支柱,但澳大利亚资源行业严重依赖火电,排放量居高不下。同时,碳税所针对的是在澳大利亚内部举足轻重的大企业,带来的生产成本上升必然转换到产品价格中,拉高了居民生活成本。

   此外,碳税的征收还使得澳大利亚制造的商品在全球市场上失去价格竞争力。在碳排放税开征的当天,悉尼和墨尔本等城市都曾举行反对碳排放税的抗议示威活动。

   澳大利亚工商总会首席经济学家Greg Evans发表声明说,实施碳定价是一个耗资数十亿澳元的单边行动,而这些企业的海外竞争对手却不用背负这样的负担,澳大利亚现在“不是要实行什么碳交易计划,而是应彻底废除碳定价”。

   但对阿博特来说,废除碳税并不容易。虽然他已如竞选宣言所说,开始起草废除碳税的提案,但该提案需要经过由工党、绿党占大多数的参议院的通过。而上述两党已明确表示将反对废除碳税。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阿博特想要赢得参议院的支持来废除碳价格体系,仅有25%的可能性。

   “直接行动计划”效力堪忧

   作为《哥本哈根协议》的主要参与国,澳大利亚提出了2020年在2000年排放水平上无条件降低5%的减排目标。目前,工党和联盟党都认可这一目标。

   因此,阿博特提出了一个“直接行动计划”以完成澳大利亚的减排目标。

   “直接行动计划”包括建立100座大坝、组建一支一万五千人的“绿色军队”志愿者队伍、支持土壤碳减排、进行更多的植树活动,这些将耗资32亿澳元。竞选团队宣称,这些方法可以帮助在澳大利亚内部实现减排,而不是通过向国外碳商购买来达成目标。

   但这一计划遭到了澳大利亚环保界的强烈反对。

   非官方组织澳大利亚气候研究所在8月发表报告,指明联盟党目前确定的政策将使澳洲的碳排放量到 2020 年上升大约 9%,若想根据“直接行动计划”实现减排目标,还需额外花费 40 亿澳元。

   “这些政策不仅不能实现5%的减排目标,还有可能反过来增加澳大利亚的碳排放。” 澳大利亚环保活动家Alex White在《卫报》撰文称。

   “阿博特的计划看起来好像对气候变化采取了行动,实际上对减排一点用都没有,”Alex White在邮件中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政策令人感到耻辱,没有一个可靠的组织、经济学家或科学组织支持这个计划,制定者也无法解释这些政策如何实现减排5%的目标。”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经济与政策中心总监Frank Jotzo对本报记者表示,“原有的碳税计划是增加财政收入的,而现计划则需更多的资金投入。他并不清楚这个新政策是否能达到减排目标,但大部分专家认为这一计划效力不如设置碳价。”

   “可以确定,现行碳税计划之后的碳交易框架几乎是天然地就能够达到澳大利亚的减排目标。因为在这一计划下,如果澳大利亚企业的排放过高,那么他们就必须去购买国际上的碳信用来抵消。”Frank Jotzo说。

   “在现行情况下,直接行动计划很难实现澳大利亚的国际承诺,” 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师Hugh Bromley对本报记者表示,“澳大利亚将面临无法兑现国际承诺的风险,除非实现以下三点行动之一:澳大利亚增加投资满足减排上的需求;让更便宜的国际碳信用进入到市场中;再或者设置排放上限。”

   排放前景未可知

   “在阿博特2009年底成为反对党领袖之前,澳大利亚的主要两党都赞同碳交易机制。但是,作为反对党领袖,阿博特极力反对碳价并鼓动公众对复杂碳交易机制的反感,而这一机制从未真正被公众了解或与之沟通过。” Hugh Bromley说。

   无法否认的是,碳政策已成为澳大利亚国内政治斗争的工具。即使一向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工党也是如此。

   在原先吉拉德的碳税政策中设置了三个阶段,2012年-2015年的第一阶段实施固定碳税,价格也已确定。第二阶段是从2015年开始实施浮动碳价,即建立澳大利亚内部的碳市场,为防止国际碳价的影响而限制价格浮动区间。第三阶段将根据与欧盟的协议,在2018年完全与欧盟碳市场连接,与欧盟碳价统一。

   高碳税的设定能够直接针对产业上游进行控制,通过增加排放成本的方式倒逼其发展节能减排技术,实现减排目的。

   碳税支持者则表示,实施碳税之后,2012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3.6%。比未实施碳税的2011年还增加1.2%;同时,失业率也未受到影响。短期来看高税收影响了企业的效益,但作为重要的农业出口国,气候变化也与澳大利亚息息相关,推行此政策将带来长远利益。

   但与高碳税随之而来的是能源价格的提升,生活成本的上升引发民众的普遍不满。

   在选战重压下,工党领袖陆克文最终作出了妥协。7月16日,陆克文宣布将于明年7月1日废除碳税,提前进入碳交易阶段,政府将按每吨约6 澳元的浮动价格实施碳交易计划。陆克文表示碳税的废除将降低小企业的成本,并使澳大利亚家庭年均节约开支380澳元。

   不过,这一被少数党绿党称为“让碳税名存实亡”的救火政策最终也没能在大选中帮助工党赢得连任。在减排和降低生活成本之间,澳大利亚人民暂时做出了他们的选择。

将本文章收藏至Google书签 Live Bookmark 百度搜藏 分享到新浪微博 QQ书签 收藏到豆瓣 添加到MySpace Yahoo书签 腾讯微博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